里北资讯
你的位置: 里北资讯>综合>「永博国际是骗人的吗」钱报读书会 | 一怕文言文二怕周树人三怕写作文,这可怎么破

「永博国际是骗人的吗」钱报读书会 | 一怕文言文二怕周树人三怕写作文,这可怎么破

播放:4994 时间:2020-01-07 17:19:51

「永博国际是骗人的吗」钱报读书会 | 一怕文言文二怕周树人三怕写作文,这可怎么破

永博国际是骗人的吗,钱江晚报-小时新闻记者 张瑾华

蒋方舟的妈妈尚爱兰携新书《作文课》做客钱报读书会,这一次,她的身边并没有女儿蒋方舟。

尚爱兰在杭州开讲的时候,蒋方舟在北京的家中拖地洗衣,“乖乖等她回家”。

妈妈做活动前,母女俩隔空对了一次话,蒋方舟还发了个朋友圈,笑称自己“舔狗舔狗,一无所有”。所以要想撇清跟《作文课》的关系,实在是不可能的。

《作文课》一上市就加印了。有人评价说,尚爱兰的确是从一个老师的角度写作、写了这本书,她给了我们很多的刺激和想象。尚爱兰自己则笑称,因为当了很长时间的教师,自己可能多少是带一点职业病。

尚爱兰是谁?其实她不仅仅是蒋方舟的妈妈,她自己的人生,就可圈可点。

网络刚刚兴起那时,她写了一篇小说,就拿了全国的网络小说奖,一夜之间红遍天下。作为一名母亲,在她最红的时候,又当机立断,意识到还是教育孩子更重要,自己成名可能没有那么重要,于是她成功培养了蒋方舟。当孩子成功的时候,她干什么呢?她开始剪纸,并且写了这样一本书。

用著名作家阎连科的话来说,我们从三年级、四年级、五年级开始写作文,长大发现小时候作文都拿80分、90分、100分,结果几乎连写情书也写不好,这是一件有问题的事情。

但是这个问题如何能够勾连起来,如何让我们的写作、作文成为通往日常诗意生活的台阶?尚爱兰的思考,值得关注。

“在我眼里面,80%的小孩都有写作天赋。”希望尚爱兰式的乐观,能够传递给为写作文而苦恼的你。

【一怕文言文二怕周树人三怕写作文】

现在有个笑话,说中国孩子上学会三怕:第一怕文言文、第二怕周树人、三怕写作文,是永远的恶梦。原因何在?有没有不怕的办法?

现场读者很多是带着这样的疑问来的:蒋方舟成了著名作家,是不是她妈妈教得好?

对此,尚爱兰的回答是,“我觉得这本书其实是‘去蒋方舟化’的,你在新书勒口上面可以看到,我写过一本《蒋方舟的作文革命》,我都忘了写的是什么了,我觉得反响也一般,觉得蒋方舟的作文跟我关系也不大。”

尚爱兰说,《作文课》这本书也是她三十多年教学经验的总结,写了两个多月就写完了。“虽然说这里面没有蒋方舟,但是我觉得如果是我里面有点经验的话,作为一个写作者,很多道理是相通的,尤其是在很多小朋友身上如果我说能够有一些共通的经验,我在小朋友身上做了一些尝试应该是更好的。”

尚爱兰说,这本书的其中有一章,讲孩子们写作文,别再写学习好、学习不好了,现在家长普遍关注孩子学习,学习成绩可能也是家长比较焦虑的东西,确实可能有一半的作文题目,孩子们都写这个内容,甚至是考试的时候,很多学生也写我是一个学习不好的孩子,我家长为我操碎了心。如果这样做的话,可能就违背了我们那么好的教材所设置的一些内容,比如说教材希望学生多去关注自然、关注社会、关注人生、关注自己,包括也关注未来,你也不能说天塌下来你就关注学习这么点事吧。

【手机怎么就限制你的想象力了】

我们不会把每一个孩子培养成像蒋方舟这样的作家,但写作是基本的素养,一个人要去表达、要去书写、要行走社会的一个基本的体现,这是必须要去做的。

尚爱兰说起一件往事。曾经有孩子跟尚爱兰学写作文,尚爱兰问:“你读过什么书?你有什么经验?”孩子坚称没有。“你帮助过别人吗?别人帮助过你吗?”“没有。”“看过类似的书吗?”他也说没有。她当时手头也没有任何东西可以给孩子借鉴,她以为凭借三寸不烂之舌,就可以让他写出特别精彩的作文,可是没有,两个人大眼瞪小眼地看着,看了二十分钟,迫于无奈地写了一篇,当然我们俩也都不是特别满意。

她认为,发现题材就是最最重要的写作才能。比如说很多题目,她都希望是从孩子的自身经验出发。

“我觉得就三个办法。从孩子的自身经验出发,这是第一选择,是最好的。”

尚爱兰平时见着孩子,都会问问他们几个问题:“你的妈妈是干什么的啊?你童年生活在哪儿?你去过哪些旅游城市?”她问他们,然后帮他们调动个人经验。

第二个办法,就是从阅读开始。“我在书里提到了一些,对于低龄的孩子来说,咱们写作文时可以看一些动画短片,就是15分钟以下的,年龄再大的孩子,还可以看看好的广告片等等,其实这也是一种阅读,是隐性阅读。在阅读中间个体经验不够或者个体经验太平面了、不太精彩,或者这件事情我就看了一个开头我也没有看完整,这些东西我通过阅读补足我经验的不足。”

第三个办法,就是模仿或者借鉴,其实这个说法可能是有争议的,特别是现在对抄袭的界限,有时候也不是那么清楚。

“我们把这个标准划定在考试范围中,如果你拿去发表、得奖、换钱,原作者来找你算账等等,那不在我讨论的范畴之内。我的范畴就是划定了考试为主,哪怕你在考试中间看了哪个东西、哪句话,把它借用到作文里面来,我不认为那是抄袭,我觉得那是你看过的作品在关键时刻友好地伸出了双手,所以我在书里也提到‘灵感是从哪里来的’。有时候说的很玄妙,说是上帝之手拉着我写的,我都不知道从哪儿来的。简单来说,灵感是从哪里来的,就是从模仿、从借鉴、从类似的经验中来的,如果这个也不许那个也不行,或者一下子就把孩子的想法拍死了,那就是写不出来。”

电子时代你究竟该跟孩子如何互动,尚爱兰认为,手机不仅仅是用来娱乐的,你可以把它用来帮助孩子学习。

“让你写一个植物,我确实没有时间去观察一个植物从种子到发芽、到生长、到开花,这个过程没有,但是我的智能手机可以用两分钟的时间,完整地诠释生命从萌芽到蓬勃向上的过程。包括动画片,这里面罗列了这么多的动画片,每一部动画片里面,都给了孩子想象的空间。”

“很多家长说,我可不能让我的孩子看电影电视,会限制想象力。我就想问从何而来的结论?怎么就限制你的想象力了?”这是尚爱兰的独特之处。

【“前任小白鼠”蒋方舟的现身说法】

那么没来来杭州现场的蒋方舟,到底是怎么看待妈妈的这一本书的呢?

我们来听听蒋方舟的心里话——她从自己的角度,作为这本书的读者,作为一个她妈妈的教育方法的亲历者,对于这本书的理解。

蒋方舟戏称,自己是她妈妈的“前任小白鼠”。

“其实我妈妈这本书很有意思,是一本与我无关的书。一方面,我在这个书里面没有出现,另外一方面,我妈妈在里面涉及的她的这一段经历,刚好是我缺席的一段经历。”

为什么这么说?蒋方舟解释,“我妈妈现在跟我在北京一起生活,住在同一个小区,她是退休前搬到北京的。但我18岁上了大学以后,我妈妈一直在老家,我们其实是属于两地的状态,中间联系也很少,这一段时间我妈妈究竟在干什么,我是不知道的,我们彼此之间都不太知道。就是在这段时间,她教了一些小学生写作文。”

她母亲教的这些小学生,并不是特别有天赋或者是非常有创作才华的,而且他们在之后大概率并不会成为作家或创作者,所以她认为妈妈进行的是特别普通和平凡的教育活动,就是在普通小学生身上,看看他们能不能写出好作文。

“我看这本书的时候,会回忆起妈妈从小对我的教育,我认为是可以得到印证的。比如我小时候,她是不让我看小学生作文精选的,这一点上,我妈妈在书里也有体现,是因为我觉得现在很多家长教小孩会很省事,包括我微博下面也有人评论说,何必要看指导方法的书,给孩子一本作文精选照着写就行。其实家长是免除了教育义务的,这个比较不应该。”蒋方舟说。

尚爱兰对小时候的蒋方舟的教育,在这本书里也有体现:“小时候当我有一个想写的东西,不管是不是有意思,不管是不是无聊,我妈妈觉得这件事情是有意思的,你有创作冲动,就应该写下来,至于你写得有没有美感、成不成功,其实是第二个要解决的问题。创作冲动是最宝贵的。”

上一篇:华夏幸福美元债获51亿美元认购 较初始价砍62.5基点
下一篇:价值11万的NIKE球鞋棺材曝光!这设计···是我天真了
随机推荐
最新新闻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