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北资讯
你的位置: 里北资讯>财经>经济下行叠加减税降费,政府长期要过紧日子 |《财经》特别报道

经济下行叠加减税降费,政府长期要过紧日子 |《财经》特别报道

播放:1961 时间:2019-10-28 16:48:55

经济增长放缓给税收带来压力,减税和收费举措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国家财政收入的增长。我们不仅要过上紧张的生活,还要继续力所能及地改善民生,确保经济稳定。我们还必须继续执行减税和减费政策。因此,我们需要加强支出管理,优化支出结构,有效管理收支,减少人员,提高效率。

温|《财经》记者王晓霞

编辑|王燕春

中国财政收入多年来一直高速增长。随着经济增长放缓以及减税和收费造福人民,中国正进入一个相对较低的增长阶段。近日,中国财政部长刘坤在多个场合提到,经济下行压力持续加大,减税和减费政策的结合不断释放财政收支矛盾,凸显政府长期“吃紧”的必要性。

这是刘坤8月份在《求是》和《中国金融》等杂志上发表文章时的公开表达。宏观经济和金融专家认为,这是一种现实而审慎的态度。这表明,中国各级财政支出总量和结构正面临重大调整。相应的行政系统对于通过缩编增加收入、减少支出和提高效率至关重要。虽然短期内会有一些不适,但中期和长期将有利于在新的制约下重新平衡各级财政支出。

刘坤在上述出版物中表示,应综合考虑经济发展阶段、金融承载能力和人民实际需求等因素,有效防止民生政策设计不科学导致制度不可持续。合理引导预期,注意防止因过度承诺和过度宣传,导致政策目标未能如期实现而失信于人。

2019年财政收支面临困难挑战,这是许多金融业人士的共同经历。在过去的八个月里,中国经济保持了稳定的增长,但增长率继续略有放缓。2019年上半年,国内生产总值同比增长6.3%,第一季度为6.4%,第二季度为6.2%,连续六个季度略有下降趋势。在即将到来的第三季度,超过6%的预期增长率是理想的结果。

事实上,从去年年底到现在,刺激经济增长、减轻企业税收负担、激发微观主体活力、稳定就业和消费一直是决策者的主要考虑因素,并为此作出了许多重要决定。

在2019年3月的全国“两会”上,中国政府启动了一项大规模减税和收费的计划,增强了企业和公众的信心。根据国家税务总局的数据,今年上半年,国家减免税费117090亿元,其中减免10387亿元。根据这一计算,今年减税2万亿元的目标将在上半年完成一半。一些研究机构的调查还显示,减税和收费今年总体上实施得更好。

据专家分析,今年第二季度以来新实施的减税和减费政策在稳定企业预期、减轻企业税收负担、促进企业增加研发投资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特别是在中美贸易摩擦加剧和全球经济衰退的阴影下,中国政府正从可持续增长的角度,推动万亿级减税和减费政策。它的短期和长期积极影响不可低估。

另一方面,大规模减税和减费也给中国各级财政带来了新的压力,持续多年的财政收入高增长可能成为过去。如何在财政收入低增长条件下优化支出管理,实现收支再平衡,保证支出的充分支出,投资的有效投资不仅关系到财政再平衡的可持续性,也是我国经济社会稳定发展的重要问题。

根据中国财政部的数据,2019年1月至7月,该国公共预算总收入和税收在几个月内呈负增长,但总体增长保持稳定并有所增加。展望全年,公共预算和税收不应为零增长。

然而,具体情况因地而异。2019年8月23日,在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十二次会议上,刘坤透露,在全国31个省中的11个省,今年前7个月的累计财政收入同比下降,下降省份的数量比去年同期增加了7个。

尽管收入面临压力,但各级支出都保持了增长。今年1月至7月,全国公共预算支出同比增长9.9%,总体支出强度保持较强。然而,在一些财政收入相对薄弱的地区,收入与支出之间的差距相对较大。一些收入增长乏力、债务沉重的基层政府在“保工资、保运行、保基本”支出上面临更多挑战,地方财政再平衡难度加大。

专家认为,2019年将很快成为过去的三个季度。中国经济增长放缓的压力依然存在,全球经济增长也在放缓。与此同时,为了继续稳定企业预期,减轻企业负担,中国政府没有放松对税费减免政策生根的要求。因此,可以预测,未来几个月中国财政收入的增长不会太明显,收支平衡压力会更大,未来财政收入的高增长将更加困难。

面对这一挑战,至关重要的是,各方要探索一种有效的方法来重新平衡财政收支。如何使积极的财政政策与低收入增长相匹配,既是一个新的考验,也是一个新的机遇。

尽管财政收入增长面临压力,但通过各种措施确保整体经济增长仍然是去年以来中国经济政策重点关注的问题。今年上半年,数万亿的减税和减费政策全面实施,为抵御中国经济下行压力发挥了重要作用。

受去年同期税费减免、经济增长放缓、基数偏高的影响,今年前7个月,国家公共预算收入和税收同比分别增长3.1%和0.3%,比去年同期增长6.9%和13.7%,人民税收利益更加明显。

今年1月至7月,五项国家税收出现负增长。具体来说,受新个人所得税法提高门槛、调整税率和增加六项特殊附加扣除的影响,个人所得税同比下降30.3%,增长率同比下降50.9%,减税效果明显。受一般贸易进口增速下降、进口货物增值税税率下调等因素影响,进口货物增值税和消费税同比下降5.0%,增速同比下降16.5个百分点,关税同比下降3.8%,增速同比下降4.3个百分点。在房地产相关税收中,房地产税同比下降1.1%,城市土地使用税同比下降13.9%。

国内增值税和企业所得税作为中国最大的两大税收来源,今年1月至7月累计增速同比下降,给今年以来各级财政收入增速放缓带来多重压力。

具体来说,增值税是今年减税的重点。受去年增值税率大幅下调和今年增值税率大幅下调等减税政策影响,今年前7个月,全国国内增值税同比增长5.4%,同比下降9.5个百分点。

与此同时,由于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利润下降(2019年1-7月:累计同比下降-1.7%),研发费用税前扣除比例提高,小微企业全纳减税,前7个月全国企业所得税同比增长4%,同比下降9.4个百分点。

从月度来看,6月份全国公共预算总收入呈现负增长,其中税收从5月份开始连续三个月呈现负增长,各项收入月增长率波动较大(表1)。

表1显示,2019年5月(今年新增值税减税政策实施后的第一个征收期),国内增值税同比下降近20%。这主要是由于增值税税率的降低,导致现行产品税的降低和政策实施前较高的进项税扣除额的叠加。从6月份开始,叠加因素开始消除,增值税同比由负向正变化,但增速明显低于新增值税减免政策实施前(2019年1-4月)。

4月、6月、7月企业所得税负增长,表明部分企业利润不佳,这也是政府推进减免税政策的重要原因。根据国家统计局的数据,今年前7个月,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利润总额同比增长率波动较大,1-2月为-14%,3月为13.9%,4月为-3.7%,5月为1.1%,6月为-3.1%,7月为2.6%。

个人所得税和城市土地使用税每个月都是负增长,进口货物增值税和消费税除1-2月外都是负增长,关税除6月外都是负增长。

在我国,一般公共预算收入不仅包括税收收入,还包括一些纳入一般公共预算管理的非税收入。今年1月至7月,国家一般公共预算收入中的非税收入同比增长24.8%,这也引发了企业和公众对“减税加费”的一些担忧。

财政部部长刘坤表示,非税收入快速增长主要是由于中央政府支付给特定国有金融机构和中央企业的利润增加,以及部分中央金融企业股息收入同比增长,合计占全国非税收入增长的61%,推动全国非税收入增长15.1个百分点。各级财政部门也积极应对税费减免带来的收支平衡压力,大力激活国有资金和资产,带动相关收入增长,主要是国有资本经营收入和国有资源(资产)有偿使用收入的增长。

刘坤强调,与减费政策相关的非税收入继续下降。1月至7月,包括额外教育费和行政费在内的特别收入比去年同期下降了0.8%,而去年同期则下降了3.1%。这也是政府惠民的结果。

据财税部门统计,今年1月至6月,新的减税政策在全国范围内减税5065亿元。如果将其纳入1月至6月的国家税收收入,上半年国家税收收入增长率将提高5.5个百分点左右,达到6.4%,即使如此,仍将比去年同期税收收入增长率下降8个百分点,比去年全年税收收入增长率下降1.9个百分点。

继续关注金融业的人可能还记得去年上半年财政收入快速增长引发的社会争议。

随着去年出台的增值税减税措施和支持小微企业发展的税收优惠政策从去年5月1日开始实施,减税效果实际上反映在去年6月份的收入数据中,在工商服务业相对繁荣、部分产品价格上涨、企业利润提高等多种因素的推动下,去年上半年税收快速增长(14.4%)。然而,去年9月,中国经济增长压力放缓,税收增速大幅下降,去年全年降至8.3%。

以去年为参照,今年上半年国家税收下降,主要是由于新减税政策的影响。专家警告称,如果经济增长进一步放缓,财政再平衡的挑战将更大。然而,许多专家也指出,如果没有减税和费用对冲,今年上半年中国经济将更难稳定。

自今年年初以来,各省的公共预算收入增长率一直相差很大。总的趋势是收入和支出越来越紧,对预算运作的限制越来越多。

据财政部部长刘坤称,在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中,有3个省(自治区、直辖市)从1月到7月的累计收入实现了两位数的增长。有17个一位数的增长。与去年同期相比,11个省的收入下降,7个省的收入下降。

地方税收收入的增减是地方总体经济形势、产业结构、税收结构、行业状况、重点税源企业、企业经营和盈利能力、人力资源、减税政策、税收征管水平等多种因素的综合反映。因此,对其变化的分析需要全面考虑。

截至9月中旬,仍有9个省没有公布7月份的相关数据。据《财经》记者统计,在其余22个省份中,1-7月份地方公共预算收入两位数增长的省份包括河北(11.1%)和山西(10.9%),两位数增长的省份包括浙江(9.8%)、内蒙古(8.3%)、广西(7.6%)、河南(7.2%)、宁夏(6%)、江西(5.2%)、陕西(4.5%)、江苏(4.4%)、广东(4.3%)、云南(3.6%)、辽宁(3.2%)、福建(1.8%)

为了充分反映各省地方公共预算收入增长率的差异,《财经》记者统计了各省1月至6月的数据(见表2)。

表2显示,今年上半年,各省之间的收入增长差异很大。除西藏外,全国30个省中山西、河北、浙江的地方公共预算收入增长两位数,分别增长12.9%、12.7%和10.3%。北京、重庆、海南、贵州、吉林、新疆、黑龙江、甘肃、青海等九个省都出现负增长,吉林省地方公共预算收入下降最快,同比下降率为-11.1%。

在今年上半年能够获得地方税收数据的25个省份中,山西和浙江的税收同比增长了两位数。包括北京、重庆、辽宁、海南、贵州、吉林、新疆、黑龙江、甘肃和青海在内的十个省的税收出现负增长,其中吉林和海南的降幅最大,分别为-11.1%和-10.7%。

在地方一般公共预算收入中,非税收入在各省之间的差异也更大。重庆、湖北、湖南、吉林等四省经历了负增长,而河北、海南等省经历了较高的增长率。

在经济相对发达的省份中,浙江(10.3%)是最好的,而北京(同比2.5%)和上海(同比0.1%)是上半年收入增长较弱的两个一线城市,这多少有些出乎意料。

根据公布的数据,今年上半年浙江和北京的增值税同比增长率分别接近6.4%和6.1%。差别主要在于企业所得税和个人所得税。

今年上半年,浙江企业所得税同比增长13.8%,同比下降2.7个百分点。今年上半年,北京的企业所得税同比下降1.4%,比去年同期下降7.7个百分点。今年上半年,两地企业的整体盈利能力相差甚远。

浙江省财政厅的信息显示,今年上半年,企业所得税增长迅速。一方面,它受益于企业效益的逐步提高。另一方面,增值税的减免也给一些企业带来了收入的增加。1-5月,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利润总额同比增长5.3%,比第一季度增长2.4个百分点。工业方面,增长主要来自建筑业、批发零售业、住宿餐饮业和房地产业,分别增长20.9%、15.7%、36.7%和44.6%。

北京市财政局局长吴素芳(Wu Sufang)在2019年7月25日向北京市人大常委会提交的关于上半年预算执行情况的报告中表示,上半年北京企业所得税负增长“主要受保险企业、科技企业和小微企业增加企业所得税税前扣除等减税政策的影响”。

由于减税政策的实施,个人所得税收入大幅下降。今年上半年,浙江个人所得税收入同比下降11.2%,比同期全国下降(-30.6%)高出19.4个百分点。北京的个人所得税同比下降33.6%,比全国总水平低3个百分点。

据浙江省财政厅分析,受上半年个人所得税减免等因素影响,浙江省个体工商户工资薪金收入和生产经营收入分别下降25.1%和21.6%。利息、股息和红利收入以及房地产转让收入继续增长,分别增长8.8%和25.4%。

吴素芳在上述报告中表示,由于今年上半年减税、减费等多种因素,北京重点行业的财政收入趋势出现分化。金融业财政收入同比增长4.9%(其中,保险业财政收入下降13.3%),同比下降11.8个百分点,主要是由于保险费用和佣金税前扣除比例的提高以及增值税对资产管理产品引入可比期的影响。批发和零售财政收入同比下降16.1%,下降27.7个百分点,主要是由于小规模纳税人减税政策和汽车销售消费指标下降等多种因素的综合影响。制造业财政收入同比下降7.1%,下降18.6个百分点,主要是受增值税减免政策和工业企业利润下滑的双重影响。汽车制造、特种设备制造、化工等行业财政收入呈现负增长。房地产业财政收入同比增长4.5%,比去年同期高出17.4个百分点,主要是由于房地产新建筑面积和销售面积的快速增长。

今年上半年,上海地方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增长(0.1%)相对较低,主要是由于上海经济增长放缓,尤其是工业增长放缓(上半年上海国内生产总值增长5.9%,年初目标为6%-6.5%;工业增加值下降2.4%,最直接的原因是汽车工业的影响),全球贸易放缓导致进出口总额下降1.8%,减税措施继续增加。

2019年7月24日,当上海市财政局局长郭剑飞向上海市人大常委会汇报上半年预算执行情况时,他表示,上海第二产业的财政收入按行业增长了2.5%,但汽车和石化行业受到产销下滑、利润下滑等因素的影响,财政收入分别下降了17.5%和22.7%。该市第三产业的财政收入下降了0.7%,其中:去年,受银行贷款利息收入增长和资本管理产品增值税增加的推动,金融部门的财政收入增长了6.7%。租金和商业服务主要受个人所得税减免政策等因素影响,财政收入下降17.6%。

在2015年和2016年连续两年负增长后,山西省的收入增长率自2017年以来一直相对较高。今年上半年,虽然山西省地方公共预算收入和税收均增长12.9%,但收入增长仍存在隐忧。

山西省财政厅厅长吴涛在2019年7月29日给山西省人大常委会的报告中表示,今年上半年,山西省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增速继续下降,税费减免政策的效果较为集中。1月至6月,全省公共预算总收入累计分别增长32.1%、24.4%、23.9%、23.2%、16.9%、12.9%,呈现持续下降趋势,尤其是5月和6月,公共预算总收入出现负增长,分别下降7.7%和5.4%,税收分别下降13.2%和5.5%。

根据广东省财政厅和重庆市财政局公布的数据,各市、区、县之间的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和税收收入增长也存在较大差异。

今年上半年,广东省21个城市中有5个城市的公共预算总收入出现负增长,分别是揭阳(-20.7%)、中山(-20.1%)、梅州(-7.3%)、汕头(-5.9%)和河源(-2.7%)。今年上半年,前三个城市的收入连续六个月出现负增长。

在重庆的39个区县(重庆市直接管理其管辖的所有区县,没有地级市)中,今年上半年公共预算总收入出现23个负增长,税收出现21个负增长。

记者对上半年各省财政收入和预算进行了统计,发现各地预算收支总体比往年紧缩,收入差距明显,支出挑战加大。

面对财政收入放缓,收支再平衡已成为不可避免的财政问题。"政府不得不在紧张的生活中收紧预算限制。"财政部长刘坤在一篇文章中强调。

(2019年 4月19日,在福建省泉州市惠安县税务局办税服务厅,前来办理业务的纳税人(右)领到工作人员送上的减税降费红利账单。图/ 新华)

上一篇:马伊琍曾吐槽“为什么没人问男演员如何平衡家庭和事业”,是时候
下一篇:养栀子花,掌握养护“重点”,年年能开两次花,一开就是几个月
随机推荐
最新新闻
热门新闻